建國一百年的史溼之旅

 

終有一天我們將不再踩動踏板,但這一天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

 
就在耐久騎蹟比賽結束回到台中的晚上,我們跟芭布二人組一起到梅川屋吃晚餐。

小布突然語重心長的說: CCT 好像都沒有什麼騎到天昏地暗的那種熱血團,於是拿出了GBike車隊的 50978 故事。

這不說還好,說了之後我的高鐵魂又悄悄的跑出來 . . .


是,高鐵團的專長就是騎到天昏地暗;看是要壽卡330KM還是仙山環苗200K、奧萬大歷險記,屁股可以說是無鐵不歡!


那既然小布都說了,豈有不成團的道理?


就挑在賽季結束後的第二週半夜三點,這幾個神經病就從台中出發了,目的地:大溪


什麼?! 大溪? 從台中騎到大溪算是哪門子的熱血團? 熱血團少說也要來個兩百公里爬個幾千公尺啊!


ㄟㄟㄟ.... 請聽我說完,是從台中上武嶺下梨山轉北橫,上了明池以後下大溪!

總計300KM爬升超過5000公尺~

這樣,夠熱血了嗎?





一行人半夜三點從中投OK集結出發,不知死活的想要完成這300公里的史詩之旅。




中投公路上一路安靜而順暢,雖然暗了點,但氣溫宜人非常舒適。





跟白天大不相同的是,中潭公路晚上的隧道很明亮,反而白天的隧道烏漆媽黑的 . . .




今日的黃金支援右腳:小布


由於這個路線在經過梨山之後就會非常荒涼,為避免我們找不到補給,還是出動了一輛支援車。





兩個小時不到我們就從台中殺到埔里,這時候大家有說有笑,完全看不出任何疲態。


也還沒有死屍那種死拖活拖的感覺出來。



小凱跟小誠一路還打打鬧鬧的精神百倍,好像不把武嶺當回事。


但是兩人對話的內容實在是太垃圾了,連附近的空氣都會被他們的對話污染,所以就讓他們漸行漸遠 . . . 




剩下我們幾個慢慢的獨自享受清晨聖山的美麗。


但是我卻越騎越不對勁 . . . 猜想是上一周我不慎拉傷腰,痛了整整五天。


不但沒有騎車還堆肥不少,這次爬起坡來備感吃力,還沒到霧社我就掉到最後面去,踩踏的感覺很用力但是車子卻感覺很拖,難道是胖達號後叉很長的關係嗎?





就這樣拖著很沉重的回轉,慢慢的抗上了清境,這時我已經落在隊伍的最後面。


過了清境農場之後我一樣跟不住集團,而且覺得迴轉越來越沉重,人也明顯的出現濃濃的倦意。


昨天晚上作補給料理做到九點半,11點左右才休息,難道是因為睡眠不足?


真該帶功率計出來的 . . . 


爬到清境過去,正想說太好了,從清境到翠峰有很多下坡可以舒緩一下,精神一振卻突然發現後輪好像扣羅扣羅的 . . . .  挖咧! 爆胎了 ! 





眼前就是下坡我卻只能下來牽,這款的甘苦誰人知~~


一定會有人問說:怎麼沒帶備胎呢?


說到這我就很無言,我就是那麼剛好在出發的前兩天,所有的備胎都破光了 . . . 啊不是說都沒騎車怎麼會搞到內胎破光呢??


我只能說有時候人就是這麼衰,只是在家裡換外胎也可以搞破兩條內胎(流淚)。


當下傳簡訊拜託小布下來救,但很不幸的是我破胎的地方沒有手機訊號,只好就先牽車,走到哪算到哪吧~~





從清境開始走,一直不見小布的蹤影。


苦中作樂也慢慢欣賞一下這些以往都是咻的一下滑過去的風景。





不知不覺走到梅峰,驚覺40分鐘已經過去了,還是沒看到小布的影子。


我再這裡再傳一次簡訊給小揚,還在自己的臉書上貼了破胎照,太陽越來越大,不過倒是不怎麼熱,穿著卡鞋再繼續往前走 . . . . 





這段路走起來也不輕鬆,坡度還有12%呢。






走到離翠峰還有大約五百公尺的時候,小布出現了! 


原來他通過清境之後就直接上了鳶峰,但是在車後面小瞇了一下沒看到簡訊。


我問他下來的時候大家到哪了,他說從鳶峰出發。


我算了一下我落後大約 60 分鐘左右,就請小布給我備輪,還有午餐跟風衣,我自己爬上去下到大禹嶺看能不能追上,如果能的話,我的史詩路線就還沒結束!


換了備輪我還是覺得迴轉很沉重,也真的不太想爬,過了鳶峰之後我不斷的調整體力,特別是昆陽之前我幾乎是只用兩成力,就是怕昆陽我會定竿或抽筋。


 


這樣爬到雞毛鴨血的也是上到了武嶺,穿起風衣吃了兩片吐司,咬兩口雞腿,看到這大霧我就知道不妙了,等下下坡會 . . . 非常冷! 


果不其然,才下到松雪樓我就很受不了。





抬頭一看,氣溫九度,溼度100% . . . . 我已經想要寫個慘字了。


咬著牙要下滑 10KM 到大禹嶺,雖然是冷,但還算順利。


見到小布後他正在補我原本破的那個胎,我問一下大家出發多久了,他說大概 40 分。


我內心想:再來到梨山都是下坡,我一個人要追上 40 分的落差太難了,總不能為了我一個人讓補給線拉的太長,這樣會影響前面的人完成挑戰的成功率。


於是把車裝上小布的車上,開車開始追大家。





這一追就追過梨山,一直到進入環山部落的爬坡段,小布先載我衝幾個坡上去,然後我再下車繼續騎。


果然人經過休息跟午餐之後,狀況好很多,這裡開始都可以跟的上,也不會覺得非常吃力。


但是大家的表情都開始轉變了 . . . 



芭娜,快笑不出來。





小誠:已經變成路邊的棄屍




小凱,直接已經蓋起來了 . . . .





詩軒: 還有多遠??



小寶: 讓我死了吧 . . . 


但很不幸的,就算爬完環山,我們也還有超過100公里要騎。





爬完環山路況大致良好,也幾乎都是下坡,我們很順利的穿過了武陵農場。


到這裡已經算是完成一半的考驗了接下來就是到北橫路口還有一路的上上下下,或許順順的可以完成!?




下到香菇橋為止,大家的狀態雖然不好,但也都維持可以繼續前進的狀態,不過無情的命運正在20分鐘後的公路上等著我們 . . . .





就在我們通過宜蘭縣界的同時,開始下雨了 . . .  


不過這點點雨還不能阻止我們前進,況且這段比較接近平路,有在踩動的話也能抵抗寒冷,就這樣我們頂著寒風緩緩的前進。





但雨勢越來越大,氣溫越來越低,下坡也越來越多。


到南山前約10KM的地方時,大家已經明顯出現疲態,話很少,笑容更少。


我們還遇到交管,讓原本就不暖的身體變的更冷了!





這可是很不妙的狀態啊 . . .  .


過了交管區,雨勢沒有減緩,氣溫越來越低,我突然發現我的左手偶而會失去知覺。


應該是因為我沒戴手套,加上握煞車又很用力的關係,這有點不妙 . . .  小布這時停在前面,我趕緊停車拿手套跟保暖衣。


不過回頭看,芭娜跟詩軒的狀況已經很差了,詩軒說她一度差點睡著。





雨還在下,小布跟小誠還有芭娜在此決定 : 放棄!





芭那在確定殘念之後的神情非常落寞,不知道是因為挑戰失敗還是她怕要再來一次 . . . (太可怕了!)





我跟其他人穿上風雨衣繼續下滑。





但是這段下滑卻非常困難,不但是因為下雨,更是因為起了大霧,能見度大約只有10公尺,公路車在這種環境下下山極度的危險,而我們距離大溪居然還有 118 公里 . . . 





我整路扣著煞車,時速估計不曾超過 30,由於沒有踩踏,體溫不斷的下降,冷到牙齒不斷的互相敲擊,握著煞車的手變的遲鈍。


真糟糕,再這樣下去,我頂多再撐20分鐘就要失溫了。




左邊看到小楊、小凱、建臻停在路邊涼亭內,過去問一下。


原來小楊由於下滑較快,保暖裝備帶的不足,已經瀕臨失溫,在這裡確定殘念,攔車下山。


咬著牙撐到了南山,看到小寶在路邊已經停下,他說再下去會有危險,也決定要攔車下山。





馬路對面的瑞奇也不行了,就在這一刻,史詩拓荒團的成員確定:殘念。


於是我也加入攔車的行列,不過在這山上攔車沒有想像的簡單,經過的車子很多都不理我們。


直到小布到了之後,才剛好遇到一台小貨車願意讓我們在後面下到下一個部落,真是太感動了~~





從史詩路線變成死屍,再變成死濕,到最後上演苦兒流浪記,除了慘還能用什麼字形容呢?




 



到了下一個部落之後,又很幸運的被我們找到另一台貨車剛好要去羅東,我們就這樣接力跑的一路撘車搭到了羅東,





下到羅東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飯吃,原本預計要在下午四點左右路邊找東西吃的計畫,被雨打亂了,於是大家都餓著肚子撐到羅東(約七點多)




 

飽餐一頓以後,大家就坐著等小飛哥來接我們回台中。


大概九點半小飛哥到,上下車子弄了一會後,終於踏上回家的旅程。


這次的史詩路線,雖然因為天候因素失敗了,但就算沒有天候因素,我估計也是不會成功的。


但是對這路線我得到了很多寶貴的資料,下次的史詩雪恥團,一定要成功!

 

 

 

 

 

 

 

 

 

 

 

 

Tags: 騎到腳很酸 / Views: 4519